<menuitem id="b0mab"><object id="b0mab"></object></menuitem>
  • <div id="b0mab"></div>
    <input id="b0mab"><ins id="b0mab"><small id="b0mab"></small></ins></input>
  • <dl id="b0mab"><menu id="b0mab"></menu></dl>
    <dl id="b0mab"><menu id="b0mab"></menu></dl>
  • 注册 | 登录读书好,好读书,读好书!
    读书网-DuShu.com
    当前位置: 首页资讯人物

    韩少功:道路千万条,坚持到最后第一条

    4月20日下午5点15分,博库钱江晚报 2019春风悦读盛典结束散场。白金图书奖得主韩少功慢慢走出会场时,被等在门口的一群大学生团团围住求合影。这些生于95、00后的年轻人,毫不掩饰自己对韩少功的崇

    4月20日下午5点15分,博库·钱江晚报 2019春风悦读盛典结束散场。白金图书奖得主韩少功慢慢走出会场时,被等在门口的一群大学生团团围住求合影。这些生于95、00后的年轻人,毫不掩饰自己对韩少功的崇拜。他们说,很少有机会能和自己在课本中读到过的作家合影。

    被年轻人簇拥着的韩少功,笑容格外灿烂。

    韩少功和大学生们合影 本文图片均来自:浙江24小时

    韩少功很爱笑。在《修改过程》出版后的一场新书分享会上,韩少功的四位来自湖南师范大学“77级”的同学来到了活动的现场。其中一位还是《修改过程?#20998;?#30340;一名女性人物的原型。重聚,重温,那些真实的“忆当年”使得这场读书会显得格外妙趣横生。也让现场的读者对《修改过程》这本书写恢复高考后的首届大学生“77级”的小说,有了更立体的感受。

    而在记录那场活动的数张照片里,韩少功也是无一例外地笑容满面。


    韩少功在春风悦读盛典现场发表获奖感言

    【对话】

    钱江晚报:《修改过程》距离您上一部长篇小说《日夜书?#20998;?#38388;隔了五年的时间,这五年中有多少时间是用在创作《修改过程?#20998;?#30340;呢?在一些访谈中,您提到过其实《修改过程》的“雏形?#20445;?#26089;在20年前就写过,甚至已经写了8万字。推算一下时间的话,似乎正好是在《马桥词典》出版前后?大家?#24049;?#22909;奇,究竟是什么原因以及什么契机让您弃用了20年前的文字,重新来梳理、书写这段故事?与20年前的文字相比,现在呈现在大家眼前的《修改过程》最大的不同之处在哪里?可否举一两例?

    韩少功:各?#35828;南?#24815;不一样。就我而言,写作中半途而废的情况常有,这就会留下一些半成品、片段甚至提纲,丢在抽屉或电脑里。这次从中挑出一件,觉得可以回炉再造。以前那种青春无?#23567;?#21551;蒙精英的得意劲儿不要了,因此原作中的男一号整体删除。用上“?#20998;?#25103;”的结构,因此?#22270;?#20102;一个“说戏人”兼“?#20998;?#20154;”肖鹏来串场。等等。这都是很重要的改造,便于对80年代拉开观察距离,释放对这一代?#35828;姆此己?#22797;杂情?#23567;?#33267;于写作时间,大体结构和走向?#33539;?#20197;后,写起来倒还快,耗时也就半年左右。

    钱江晚报:《修改过程》讲述的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们的故事,而您正好就是这一届。听说当年您在湖?#19979;?#23665;脚下,跟11位老同学拍了一张“麓山十二贤”的合影。毕业临别时曾约好相约再聚,结果相约之年只有一人记得,又过了若干年之后,大家重聚弥补当年的遗憾。而这个情节也几乎是原模原样地出现在?#22235;?#30340;《修改过程?#20998;小?#36825;也不免让读者好奇,这本小?#36947;?#30495;实回忆与想象虚构的比例究竟是怎样的?里面的人物是否都有原型?在择选、塑造人物形象时是否具有某一种标准?这种标准是什么?

    韩少功:把一些亲历性的细节用到小?#36947;錚?#21487;能在作家圈里很常见。我写人物大多有原型依托,包括不同原型的?#21019;?#21512;成。这些原型不一定取自一个班,一个学校,当然也不一定取自77级,移花接?#23601;?#26753;?#24674;?#37117;是虚构的特权。一般来说,我的小?#36947;?#22238;忆成分少不了,多至七成左右,否则很难把自己的现场情绪逼出来,把细节、场景、人物关系写出逼真入微的?#23454;亍?#36825;样,我一般不会依赖档案材料去写唐朝、明朝、民国什么的,原因就在这里。当然,并不是所有的原型都有价值。作家们通常会选择那些比较新、比较独特、富有社会和历史信息含量的原型,最好是唐.诘可德、阿Q那种。

    钱江晚报:这部作?#20998;?#25105;们注意到有一些人物被您书写了两种不同的命运,命运A和命运B,这不由地让人想到了最近的那种通过?#25442;?#35753;观众自行选择剧情走向的新型电视剧。这是您第一次做这样的书写尝?#26376;穡?#24744;是怎么想到这种书写方式的?又是为什么选择了楼班长和史诗人这两个人物做这样的尝试?

    韩少功:楼班长的A、B两章里,他妻子都遭遇了一种先天性的小脑萎缩症。如果这个病早几年发,A就成立了;如果晚几年发,B就可能了。同样道理,史诗人如果毕?#30331;?#27809;有遇到那个骗子,他就不会经历A;他遇到了,那么就可能有B的戏份。这种对人生偶然性、脆弱性的感慨,对人生风险的模拟?#25925;荊?#20570;两?#25105;?#35768;就够,可能并不需要在每个人物那里重复?#23376;?#19968;轮。

    钱江晚报:贯穿《修改过程》情节始终的,是主人公肖鹏在网络上连载的小说。这其中有大量的关于网络小说的书写、编辑、删帖、沉?#20303;?#20114;动的情节,还有对于当下部分网络小说的一些吐槽。您是通过什么方式了解到这些“内幕”的?还是说其实是您自己尝试了这种书写?在现实生活中,您又是如何?#21019;?#32593;络小说与网络写作的呢?它们与纯文学创作之间的区别又是什么呢?

    韩少功:没吃过猪肉,总见过猪跑吧。我有一些朋友就是做网络内容的,多少给我一些间接经验。网络这种工具,覆盖广,传播快,耗材省,在技术上有优势。但网络传播门槛低,并不意味着专业的评价标准随之?#26723;停?#19981;应造成大撒把的错觉。就?#20998;?#30340;标?#32423;?#35328;,纸媒文学与网络文学其?#24471;?#22810;大差别,而且在“融媒体”的趋势下可望进一?#20132;?#30456;交叉和?#25442;悖?#21516;样接受时间的沉淀?#22270;?#39564;。既是文学,就必有上、?#23567;?#19979;,而且优秀的无论任何时候总是少数,最终还得靠作者们拼形象、拼感受、?#27492;?#24819;、?#20174;?#35328;。纸张取代竹简时是这样。网络时代也是这样。我们不必一见网络,就以为是高科技大神,有什么天然的加分优势。

    钱江晚报:《修改过程》为当下各个年龄层的读者,勾勒了一组“77级”大学生的群像,又通过这组群像,折射出了80年代中国的浩然变革。但假如只让您有几个简单的词汇,来概括定义这一代的这些人,您会用什么样的词?又是为什么呢?

    韩少功:高歌猛进的另一面是泥沙俱下。改革之初是梦想井喷,但改革的过程像熬中药,熬来熬去,每个逐梦者都有酸甜苦辣五?#23545;?#38472;,到最后,都可能熬出自己或多或少的自我“修改”。大概是这个意?#21450;傘?/p>

    钱江晚报:谈?#25913;?#19982;杭州的缘分吧。1984年,您曾经在杭州,参加了“杭州会议”。若干年后,您也曾说过八十年代的文学界是“温暖和亲?#23567;?#30340;。假如现在回想一下的话,那时有哪些人事,给您留下了较为深刻的印象?这其中又是否会有一些适合创作的写作素材呢?

    韩少功:当年在西子湖畔,一部分中青年作家和评论家有点像精神会盟,聚众起义,几天下来,会上会下,几乎没一刻停止了讨论和辩论,连邀伴上厕所时也停不下嘴。整个国家都充满着一种?#36924;?#24863;和旺盛的精气神。不像现在,文学界开会,多?#21069;素?#21644;段子,如果不聊版税,就得说说酒和茶,说说玉石和花梨木,有钱?#35828;?#37027;些石头和?#23601;貳!?#29616;代主义”和“文化?#26696;?#30340;话题,就是在当年会议上碰擦出来的火花,后来竟成燎原之势,对文学发展都产生了重要影响。至于你说的“写作素材?#20445;?#25105;不知道。也许会议是不大好写的,很容易写得乏味。

    钱江晚报:您是入选大学语文教材里的作家,?#26696;?#25991;学的代表人物之一。不过我们好奇的是您自己是如何梳理您的创作脉络的?有哪些作品是您将之视为创作生涯重要节点的作品?

    韩少功:我不大?#19981;?#22238;头看,?#19981;?#30097;自己的判断是否靠谱,比如今天是这样看,明天会不会还这样看?所以,这事还?#38376;?#35780;家和读者去说吧。当然,有些批评家要吃饭,要发表文章和申请课题,有时候也可能夸大其词,关于杭州会议就可能这样。我一直不怎么使用?#25226;案?#27966;”?#25226;案?#25991;学”这些?#25293;睿?#22240;为所谓?#25226;案保?#25152;谓认识和利用本土文化资源,只是我们当年思考的众多问题之一,并不是全部。那么,特意放大众多问题中的一个,用一款帽子统一众多的?#28304;?#25226;文学搞成团体赛,可能并不合?#30465;?#20107;实上,个与个的差异性,比“派”与“派”的差异性,在?#23548;?#20013;可能要大得多。

    钱江晚报:您现在依然保有阅读的习惯吗?近年来您的阅读取向是怎样的?有哪些作家和作品给您留下过较为深刻的印象?

    韩少功:我读书一直很杂,这些年文学读得少些,读历史、哲学、社会学、科普类的反而多些。刘易斯??#26032;?#26031;的《细胞生命的礼赞》和《最年轻的科学》就很吸引我,既是科学,也是精彩的美文。


    春风阅读盛典颁奖嘉宾与获奖者合影

    钱江晚报:您现在的生活与创作状态是怎样的?就个人喜好而?#38405;不?#22312;怎样的环境里写作?

    韩少功:我对环境不大挑剔,在乡下,在城里,包括在旅途上,都能写。我?#28304;?#20316;准备倒是比较在意,一个题材不捂出七、八分熟,没捂出兴奋?#23567;?#32454;节的自动繁?#22330;?#36824;有不吐不快的冲动,就不敢下?#30465;?#22240;此我最怕命题作文,也最怕编辑催稿,一到这种时候就觉得勉为其难,浑身不自在,智商下降一大截。

    钱江晚报:您认为中国的当代文学创作存在困?#38472;穡?#29616;在许多读者习惯于阅读网络小说,通俗小说,要么就是只读四大名著式的经典文学,对于国内当代的纯文学比较忽视。您如何?#21019;?#36825;样的现状?

    韩少功:新的作家在不断涌现。石一枫、弋舟、徐则臣、王威廉等都势头强劲。但从总体上说,全世界的文学?#28304;?#20110;一种低迷状态,很多国际上获奖的作品也在市场上?#29616;?#36935;冷,就是证明。在一个过度物质化的时代,文学和精神的需求相对萎缩,即便是文学天才,你可能也没法在寒冬开出夏天的花。文学界?#28799;?#35813;自我?#35789; ?#19981;管是鸡汤类的,还是?#36153;?#31867;的,很多文学才子并不缺乏才华,但已不足以回应当代人类的精神难题,不足以支撑对新人性和新文明的想象,以至“文青”已成?#35828;?#19979;公众那里的贬义词。这是对文学的警告。不过冬天的前面是春天和夏天,我们不妨对人类的自我修复能力抱有信?#27169;?#23545;文学新的?#27604;?#32487;续保持期待。

    钱江晚报:最后,对于此次的获奖是怎样的?#37027;椋?#25509;下去的创作?#38405;?#32780;言又有怎样的意义?

    韩少功:我是一个老头了,因此对获奖既感到荣幸,也有些意外。一个人不可能逆生长,不可能是常青树。但对于作家来说,文学生涯是马拉松。跑到最后,难免气力不支,但这不要紧。不管有没有掌声和鲜花,不管能跑出什么成绩,把诚实写作坚持到底就是胜利。道路千万条,坚守文学的尊严第一条。

    热门文章排行

    甘肃快3开奖结果
    <menuitem id="b0mab"><object id="b0mab"></object></menuitem>
  • <div id="b0mab"></div>
    <input id="b0mab"><ins id="b0mab"><small id="b0mab"></small></ins></input>
  • <dl id="b0mab"><menu id="b0mab"></menu></dl>
    <dl id="b0mab"><menu id="b0mab"></menu></dl>
  • <menuitem id="b0mab"><object id="b0mab"></object></menuitem>
  • <div id="b0mab"></div>
    <input id="b0mab"><ins id="b0mab"><small id="b0mab"></small></ins></input>
  • <dl id="b0mab"><menu id="b0mab"></menu></dl>
    <dl id="b0mab"><menu id="b0mab"></menu></dl>
  • 快速时时计划 大乐透2003年开奖号码 nw新世界棋牌app 辽宁体彩11选择5 im体育平台系统维护 极速赛车自动投注手机 河北时时平台下载 澳洲幸运十免费计划 吉祥棋牌下载手机版 助赢计划app